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药田小姑娘 >  药田小姑娘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药田小姑娘目录  下一页

药田小姑娘  第11页    作者:寄秋

  她气唿唿的跳下田埂,腰间系着一只鼓状封盖的小圆筐,喂鸡喂得颇顺手的她打开盖子,捉了一把麦种往湿润的土地一撒,走了几步,再捉一把播撒。

  身子骨不好,她也没做什么重活,麦种很轻,小圆筐也不重,她顺着犁好的田撒一撒,并不辛苦,很快撒满半亩地。

  多了会武的赵冬雷,两亩地不一会儿就犁得差不多了,自告奋勇挑水的牛丰玉也挑了两桶水,先前在田埂上休息的牛辉玉走上前,提了水桶便往田里撒,让田地湿润。

  因为秋麦播得晚了,所以牛家孩子只能犁田、播种一起来,勤灌溉、多施肥,盼能收一季好麦子。

  从杏花村带出来的粮食吃得差不多快完了,多了个胃口大的赵冬雷,粮食消耗非常快,米缸的米只够煮几天。

  所幸牛双玉有先见之明,她有边走边收集食材的习性,从杏花村到牛头村的路上,她拣了栗子、核桃、山芋头,还有一些能管饱的杂粮,以及制成可存放的橘饼,尚可撑上一段时日。

  只是麦子的收成若是不好,腊月过后就要断粮了,只能用后院半亩地种的萝卜和菘菜,煮萝卜配野菜汤。

  “啊——牛发疯了,快救我……”牛丰玉忽地叫起来。

  抬头一看的牛双玉当机立断的高喊。“快脱掉你的短衫。”

  “喔!好。”被牛追着跑的小少年边跑边脱衣,将衣服往后一扔,他惊魂未定的回头一看,他娘做的短衫被牛角一顶,又甩了甩的踩在牛脚下,顿时嚎啕大哭。

  那是娘做的,只剩下这一件了。

  “谁叫你着红衫,牛一见红色就着魔了。”人没事就好,衣服没了再做就有,小命丢了可要不回来。

  “姊……”他抽噎的抹泪。

  “别哭了,小男子汉,姊姊做几件新的给你。”她的针线还不错,针脚细还能绣花,帮他绣个蝴蝶戏猫。

  “娘……”

  牛双玉轻哼,捏他脸皮。“我有老到当娘吗?”

  “痛痛痛……姊姊松手,我是指娘做的短衫,被牛戳破了……”他以后再也穿不到娘做的衣服。

  听到他想娘,牛双玉鼻头为之一酸。

  “你那小身板也想当娘,有奶过娃儿吗?”无礼眼神瞄去一眼。赵冬雷从旁边走过去,凉凉丢下一句话。

  轰地,双颊红如血的小姑娘狠狠瞪着某人的背,暗地里丢了无数穿肠刺骨的眼刀。

  第四章  挣财好绝活(1)

  秋风起,蝉声远。

  下了几场秋雨后,秋天的脚步慢慢地走到尾声,就要迈入寒冷的冬季,不耐寒的树木纷纷凋零,一片一片的落叶铺满大地。

  早秋种下的麦子如今都结实累累了,呈现淡淡的麦金色,随风摇曳着,似在说:快来吃我、快来吃我,嘻嘻!

  当麦子抽芽约两指高时,牛辉玉和牛鸿玉到城里找到了抄写及帐房的活,由于两人都识字,精算术,工笔齐整,因此很快地找到差事,一个是酒楼的帐房,负责记帐、结帐,月薪二两,一个在书坊抄写新入的书籍,以及编册和上架,月酬一两半。

  两兄弟合起来是月入三两半,一个月有两天假,分别在初三、十七,腊月二十三日起休工,直到来年的元宵过后再上工。

  以两人的年纪,这样的收入算不错了,每个月还能回家看看弟弟妹妹,他们已经相当满足。

  只是有时会想爹娘若是还活着,他们根本不必为生计奔波,在爹娘的期望下手不离卷,和三、五好友林间赏花,风里听萧,坐在茶楼里大谈古今多少事,品一口香茗。

  但是往事已杳,人事全非,昔日的美好已随风散去。

  “啊!你行不行呀!别被螫了。”蜂毒也会致命,细细的尾针毒性惊人,一螫就肿成小丘。

  “别啰唆,黄蜂被你吓走了。”赵冬雷静静待在树下,屏气凝神的望着半丈高树冠下的硕大蜂巢。

  嗡嗡嗡的振翅声不绝于耳,几只侦查蜂绕着动也不动的“柱子”飞来飞去,见无异状便飞回巢里。

  “冬雷表哥,左边左边,你要爬上去吗?”一脸兴奋的牛丰玉在不远处叫喊,小脸红咚咚的。

  快被这对姊弟搞疯的男子轻哼一声。“闭嘴。”

  “姊姊,冬雷表哥叫你闭嘴,他说你太吵了。”小男子汉自认为长大了,是男人帮,姊姊是“妇道人家”,自是爱东家长西家短,赵冬雷说的肯定是她。

  牛双玉拧着眉一笑。“他说的是你,小鬼难缠。”

  “我不是小鬼。”他噘起嘴。

  “你比我小。”她仗势欺人。

  “姊姊无赖,以大欺小。”他也才小两岁半而已。

  她下巴一仰,朝弟弟眉心一戳。“就欺你怎样,爹说你们都要让着我,不能让我生气或难过。”

  牛双玉自幼身子弱,养到近年才稍微好一点,她长得比同龄姑娘慢就是因为心肺不足。要养好身子,前题是要心平气和,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,怒伤肝,忧伤肺,悲伤心,因此牛家的男孩再顽皮也不敢动到她,把她当风一吹就散的柳絮,说话要轻声,语气要细。“哼!”爹偏心。

  牛丰玉装出一副“我生气了”的模样,要人快哄他。

  “再哼也改变不了你是麻雀嘴的事实,叽叽喳喳的非常吵。”瞧那张嘟起的嘴都能吊十斤猪油了。

  “姊,你太坏了。”嘴上不饶人。

  自从爹娘过世后,她越来越不讲理了,老是蛮横的欺压弟弟,他真是太可怜了,有冤不能诉。

  牛家的人都很单纯,四个孩子当中就属牛丰玉最腻着娘,对她的依恋也最重,父母刚出事那几天,他整日神魂丧失似的没了往日神采,一日比一日沉默。

  观此情景,担心他有失亲创伤的牛双玉也不用言语开导,她知道说得再多他也听不进去,于是她换个方式成日闹他,把他与生倶来的孩子天性激出来,终于恢复以往的笑脸。

  人有七情六欲,憋久会成病,适当的宣泄才能继续往下走,九岁的牛丰玉还有大好未来,不该折在丧亲的沉痛中,最好的疗癒是时间,以及来自最亲近人的关心。

  果然被牛双玉有意无意的闹一闹,他表面上是不高兴,心情却渐渐开朗了,他不是一个人,哥哥姊姊都在身边,他不怕,能勇敢面对前方的路,因为他们都会陪着他。

  “我本来就是黑心肝的人,你知晓的太迟了,当了我的弟弟就要被欺侮。”说完,她两手一伸捏他鼓鼓的腮帮子。

  小孩子的脸很软、很嫩,肉肉的,她捏上瘾了。

  “啊——好痛,好痛,姊姊,你放手,我的牛要掉了……冬雷表哥,求命……”痛……痛死了。

  他本来说的是“你放手,我的肉快掉了,冬雷表哥救命”,可是被扯向两侧的脸皮让他口齿不清。

  “你们两个闹够了没,到底还要不要吃蜂蜜,以为自己还是孩子吗?”赵冬雷皱眉走来,吵得老天爷都要变脸了。

  两姊弟相视一笑,同时朝他一喊。“我们是孩子呀!我们还很小。”

  看着两个一般高,两张相似的面容,赵冬雷气笑了。“是,我错了,牛家人的脸皮特别厚。”

  话刚一说,他的眼神略带讽意地落在牛双玉毫无变化的胸前,来到牛家快三个月,小姑娘始终如一的平坦。

  “赵冬雷,你贼眉贼眼的看什么?!”感觉到不寻常的眼光,牛双玉手臂环胸。

  “叫冬雷表哥。”还真是没看头,倒是一张嘴比北风刮人,被宠出来的气性越来越大了。

  “你自个儿清楚咱们是什么亲,少在口头上占我便宜。”人实在不该太好心,瞧她做了什么好事。

  种完了麦子后,赵冬雷便无事一身轻的养伤,他大剌剌的赖在牛家,毫不客气。

  不过在牛家兄弟出外干活后,他的伤也养得差不多了,拆完线便可稍微提些重物,加上玉露生肌丸的奇效,他好得比想像中快,有时帮着田里的活,有时上山砍柴,先储备冬天的柴火,顺便打些野物回来添几口荤菜。

  牛家院子里的鸡圈扩大了一倍,多了些野鸡和兔子,猪圈旁边又加盖了间猪圈,四头小山猪在里头胡乱窜动。
欢迎您访问狠狠撸小说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狠狠撸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狠狠撸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狠狠撸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狠狠撸小说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<<药田小姑娘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狠狠撸小说首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