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辛雨 > 恶魔的吻痕 >  恶魔的吻痕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恶魔的吻痕目录  下一页

恶魔的吻痕  第29页    作者:辛雨

  现在,邱丰年只想做好局长的职务,估计以自己的声望,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警政署长的候选人,至于那些陈年往事老早就不能影响他了。

  他却万万料不到,一直防堵琪拉去碰跟安雅各布相关的事物,居然在敏德这边破功,让那丫头混进贾昆的俱乐部,还被掳走!

  她被抓去哪里?是否有见到尤里·金斯基?若是他们真的见面,尤里·金斯基会不会把当年的事情告诉琪拉?

  想到这里,邱丰年就很不安,他丢开公文,靠在椅背闭目养神,忽地听到敲门声。

  “进来。”他马上坐正身子。

  “局长,驻俄罗斯代表处的人员来电,要接听吗?”

  “驻俄罗斯代表处?接过来。”邱丰年疑惑,鲜少互动的外交单位为何打电话过来?听说在二线,但他还是拿起电话接听,同驻外人员确认彼此身分之后,对方所言令他惊吓,“什么?你确定是我们的警察安琪拉?她人正在你们那里?”

  安琪拉透过翻译,向俄国警方坦白火烧车及枪击事件和追杀尤里·金斯基的手下有关,她是在双方开火的空档趁机逃跑。

  警察在案发现场拿到有人用手机拍下的画面,质疑她和尤里·金斯基的人合作,她表示是为了活命,逼不得已才跟着金斯基的手下一起开枪反击。至于她为何被抓来俄国、这段期间被关在哪里、尤里·金斯基的手下有哪些人……她犹豫了下,并没有照实回答。

  她隐匿了奇陌、巴察和琉璃子的名字,他们在西伯利亚的据点也没有供出,只向俄国警察透露她跟金斯基的手下语言不通,每天碰见的人也不一样,不知道他们的姓名,也不知道她被关在哪里,只晓得他们把她带到森林里面的一个房屋。

  安琪拉握住米迦勒项链,面对俄国警察的频频怀疑和审问,她有些心虚,很怕他们会看穿她有所隐瞒,到时把她关入监牢要怎么办?

  在她惶惶不安之际,幸好外交部的人员赶来协助,向俄方证实她的身分,说明她是被尤里·金斯基的手下劫持出境,俄方看到她身上的确留有枪击的伤口,外交部人员带来的文件也经验证过确实不假,最后终于同意安琪拉离开,她一直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下来。

  之后,她被带往医院做身体检查,确定健康无恙,从圣彼得堡的警察局被带到外交部驻莫斯科的处所花了好些天,又耗掉三天的时间跑公文,最后由外交部的人员陪同,让她从莫斯科搭飞机离开俄国。

  和俄国人交涉的这些天,她孤单、忐忑、恐慌、紧张,又期待能看见自己国家的人前来帮助,心情如同泡在三温暖里面忽冷忽热的,可不论在何时何地,总有一个声音不断盘旋在她脑海——

  “小安回来!”

  那个男人的声音她完全无法忘怀,甚至作了噩梦,看见他还困在车内出不来,他受重伤频频呼喊她,吓得她半夜惊醒,热泪两行全身直冒冷汗,即便将米迦勒按在胸口也没法缓和她剧烈起伏的情绪。

  奇陌·金斯基!这个名字令她心痛,她忘不了那些亲密的吻和拥抱,他笑脸凝视她,他戴着她送的项链,他救过她保护过她、表白对她的爱意,反观她却趁机逃离他,一句话都没说。

  当安琪拉来到驻俄罗斯代表处,第一件事就是借用驻外单位的计算机上网,急于查看那天街头枪战的相关消息,她用网络翻译转成中文,见报导里面并无捕获奇陌、巴察和琉璃子他们的新闻,爆炸的车辆里也没有尸体,她不禁松了一口气,这表示奇陌他们应该成功离开了。

  “阿奇……”她忍不住愧疚的低喃。

  如今她人在机舱内,准备回国,想到不可能再见到奇陌,她鼻头酸酸眼睛发热,原来,离开奇陌竟会如此难受……

  第十章  锲而不舍(1)

  安琪拉下了飞机,看到入境柜台和指标的中文字样、还有周围的人说着她能听懂的语言,这才有了回国的踏实感。

  她跟随外交部人员走过长长的通道,前往机场大厅,不料在出口等待着她的人竟是邱丰年。

  邱丰年听驻外人员说明情况,才知道安琪拉是被抓去俄国,所幸她够机智,才能成功脱逃,为免她被媒体打扰,他决定低调不发布消息,也没有通知敏德,省得影响儿子工作的心情。

  他原本想派主任秘书接机,可考虑之后,还是决定亲自开车过来。

  “邱伯伯……”再看到邱丰年,安琪拉的心情已然不同,对他不再充满感激。

  邱丰年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,由衷的说:“你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!我和敏德、你警局所有的同事一直在找你,很担心你被坏人伤害……老天爷保佑,你平安健康的归来了。”接着,他转向一旁的外交部人员,“安琪拉是我老友的女儿,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晚辈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还在想这位小姐究竟有什么来头,竟能劳动局长自己开车过来接机。”外交部人员笑了笑。

  “我不辛苦,你一路陪着琪拉从莫斯科搭机回来,才是真的辛苦。”

  邱丰年向陪伴安琪拉的外交部人员表达谢意之后,遂带着安琪拉离开机场大厅,驱车载她离开。

  “我不放心你一个人,今天来我家住吧,我还没告诉敏德你在莫斯科的事情,你的分局那边也还没通知,等敏德下班回来看见你了,他一定很惊喜。”邱丰年说道。

  接着,他表明今天之所以过来接机的重点,就是想询问她当时在贾昆的俱乐部里面看见了什么?又为何会被抓走?抓她的金发眼镜男是谁?

  安琪拉将对俄国警方讲的话重复一遍,既然提到俱乐部,她也询问了贾昆的情况,听了不禁大吃一惊。

  “贾昆死了?他什么时候死的?怎么死的?”

  邱丰年说贾昆是在警方攻入俱乐部的隔天死的,死因是背负的降落伞给人动过手脚,从高空坠下惨摔身亡。

  一听,安琪拉不禁冒冷汗,头一个就想到凶手是奇陌,十分确定是他干的邱丰年打量着身旁的安琪拉,发觉她神色有异,觉得她没有讲真话,直接问说:“我怎么想,还是无法理解尤里·金斯基的手下为什么要把你抓去俄国,还给你动手术疗伤,这太不合理了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没有说出来,比如那个金发男人是谁?”

  安琪拉直视邱丰年,认真地说:“那邱伯伯呢?对于十一年前我爸爸的失踪,你是不是也有什么没说出来?”

  闻言,邱丰年吓了一跳,握住方向盘的手不由得收紧,“你在俄国,该不会已经见了尤里·金斯基?”

  安琪拉没有说话,但她的表情回答了一切。

  瞬间,邱丰年沉下脸,“十一年前的问题,我们回家再谈。”

  这天晚上,邱丰年家里没人,他老婆前天回娘家探亲小住,儿子今天留在局里值夜班。

  既知无旁人,安琪拉也不啰嗦,就在邱家客厅的笔记型计算机插上SD记忆卡,直接让影像说话。

  消失十一年的行车记录器画面重新出现,甚至他和安雅各布争执的声音都录得清清楚楚,看得邱丰年脸色大变,想赖也赖不掉。

  “这是尤里·金斯基交给你的?他知道安雅各布,还有你是安雅各布的女儿?”

  “是的,尤里·金斯基知道我,才会把当年发生的事情告诉我,也把行车记录器的影像交给我。”安琪拉再次看到爸爸中枪倒地的样子,还是忍不住哭了。

  她眼前这个慈善的长辈,和屏幕里为了一亿脏钱不惜开枪伤害好友的是同一个人吗?她真的很难把两者联想在一块。

  “我不懂,你为什么能狠得下心对我爸爸开枪?”

  邱丰年沉着脸不语。尤里·金斯基为什么把记忆卡给安琪拉?他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?安琪拉在俄罗斯究竟经历了什么?

  “你说话啊,是你拿钱,为什么要我爸爸背黑锅?”安琪拉哭着问道。
欢迎您访问狠狠撸小说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狠狠撸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狠狠撸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狠狠撸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2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狠狠撸小说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辛雨的作品<<恶魔的吻痕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狠狠撸小说首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