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七季 > 狼君偏爱卿 >  狼君偏爱卿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狼君偏爱卿目录  下一页

狼君偏爱卿  第19页    作者:七季

  他亲自把她赶了出来,从那之后就不闻不问,也许对他来说无关紧要,他的日子依旧过,也许身边又有了代替于苗苗的红粉知己,他们之间的纠缠已经结束了。

  执着于这个结局的人只有她一个,只有她总在状似无意地关心着他的行踪。

  每次和邻居的谈话中,都期待着能听到关于玲珑玉行的事;每当屋门被敲响时,都不由得心口一紧……她总在怀疑他们之间的结局,觉得不该是这样无声无息地就结束了,而人生本来就是这样的,任何看似跌宕的起由,结局也许也都只是无声无息,只是,她还没有学会这个道理,心中总在想着,不该,不该。

  第8章(2)

  庄绮雯站在雨里,雨是一道天然的垂帘,让本来清晰的世界变得阴沉模糊,连声音也被遮盖,庄绮雯听不清外部的声音,她能听到的只有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。

  面向墓碑席地而坐的男人,本来有着很宽阔的肩膀,但此时他全身湿淋淋的,衣衫贴着皮肉,使他的身形看上去小了一圈。

  庄绮雯迈动步子,雨声哗啦啦的,让她的到来变得不易被察觉。

  她看到顾思朝似乎在对着墓碑说些什么,但听不太真切,他面色如常,只是定定地看着墓碑,让人觉得他说的话应该是十分重要。

  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时,脚已经先一步行动,她不在乎他在说什么,但她在乎他这么毫无遮掩地暴露在雨中的身子。

  她撑着手中的伞,挡在他的头顶。

  顾思朝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来,当他看到她的那瞬间,庄绮雯分明看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诧。

  雨继续下着,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动。

  当她的肩膀也被雨水打湿,顾思朝这才想起了什么似地站了起来,与她同站在一把伞下,他们之间的距离霎时拉近,为了这么点遮雨的地方,他们似乎都在勉强迁就着彼此。

  “怎么专挑这样的天气来上坟?”她问他,如对待许久不见的故人。

  “今天是我爹的祭日。”

  “是吗?”庄绮雯喃喃自语,所以他才只身到这,没带任何人,连把伞也没带。

  这么多年了,她现在才知道,原来他爹的祭日是今天。

  “那……要不要去我家?”说完,庄绮雯也被自己的话吓到了。

  他们都有些错愕地看着彼此,庄绮雯心中一慌,连忙解释,“我的意思是,我家就在附近,反正回去时也会顺便路过的,如果一会有人来接你,我可以把伞借你,总比一直被雨淋的好。”她把伞给他,那她不就要被雨淋了,她凭什么对他那么好?庄绮雯又一顿,“我是说……”

  “你家就在附近?”顾思朝问她,她点头。

  他深思片刻,说:“也好。”钦?他的意思是,就跟她回家了?

  茌庄绮雯的后知后觉中,顾思朝已经接过她的伞,撑着两人大步迈开,她本能地跟上,于是有些莫名其妙地,两个人在雨中并行了起来。

  真的假的?她只是随便说说而已!一路上庄绮雯都忐忑着,不时偷看顾思朝,但他只是直视前方,一点想聊天的意思都没有,也教她开不了口。

  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走着,来时那么长的路,回去时却转眼就到了。

  顾思朝站在门外看这简单朴素的一房一院,在庄绮雯为他打开门后,没说什么便跟着进去。

  进了屋,外面雨声便没那么扰人,但随之而来的是尴尬的沉默。

  顾思朝打量着这一眼可以望尽的小屋,而庄绮雯则在一旁不知所措,真后悔自己多嘴,没事把人领回家做什么!

  他衣上的雨水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,不一会就在地面形成了一个小水洼,看得庄绮雯心里一阵难受,她意识到她是管不住自己这张嘴了。

  “你……你等一下!”她风似地冲出去,一会又在顾思朝的注视中捧着一只火盆进来。

  把火盆摆好后,她找来一条毛巾,递给他,顾思朝瞧着那毛巾像在瞧什么新鲜玩意,瞧了半天也没个动静,让庄绮雯忍不住说:“你先去里间屋把湿衣裳换下来,擦干身体烤烤火,不然这时节染了风寒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  似乎在她解释后,他才明白毛巾的用处,但身体仍是不动,只会定定地瞧着她,直到庄绮雯被他瞧得受不了了,再次催促,他才慢慢腾腾地进了里屋。

  庄绮雯一会拨弄火盆里的煤炭,一会动动茶杯,转来转去的倒像个怕生的客人。

  她到底在做什么,到底在做什么啊!

  她敲敲自己的头,对自己这种优柔寡断恨得不得了,在心里不停告诉自己,难道她不晓得自己是被人家扫地出门的吗?还摆出一副热情好客的样子是要怎样?

  但是,但是她真的看不下去啊!一向不可一世的那个顾思朝,竟像只小猫似地待在雨里,神情那么失落的样子,她没见过啊!

  她真的是还没吃够教训啊,他失藩或者意气风发亦或者目中无人,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?

  她这样的举动自己想来都觉可笑,难道她真的一点骨气都没有吗?

  她就那么地……那么地想要跟他再多待一会吗?

  在庄绮雯的心思百转后,顾思朝挑开门帘走了出来,她一看他,不免又倒吸口气。

  顾思朝抱着一堆湿衣,除了一条贴身长裤,上身空无一物。

  天!她家又没有男人的衣服,她是要他换哪门子衣裳啊!庄绮雯又要骂起自己没大脑了,而顾思朝将手上的衣服递向她,她自然接过。

  “我……我帮你挂起来,很快就干了。”她低着头,慌忙去找晾衣绳,在屋里支起绳子后把衣服一件件挂上去,有火盆烘着很快就能干。

  弄完了这所有一切,庄绮雯实在很想再给自己变出点什么事来,因为她真的很不想面对顾思朝啊。

  当她再看他时,顾思朝已经自己倒好茶,坐在椅子上喝了起来,边喝边打量她的住所,看上去好不自在。

  “怎么不找个象样的地方?”他问她。

  “啊?这里很好啊,房子虽小但很干净,离墓园也近,附近的邻居,人也很好……”她干嘛好像个听训的小童,有问必答的?这里可是她家啊!

  顾思朝点点头,像是对她的话表示理解。

  “你呢?”她思量再三,还是问他:“过得怎么样?”

  他一愣,慢了半拍才答:“老样子。”

  像是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,顾思朝想起身走到窗前,面向狭小的院子,院里水缸里的水已经溢了出来。

  “这里倒也不错。”过了会,他做出了最后评价似地说。

  “是啊,我偶尔会教隔壁的小孩识字,还有院里种了棵橘子树,只是不知道结出橘子要等到什么时候……”觉得自己有点话多,庄绮雯说着说着就只剩下了苦笑,“这里很好的,虽然日子很平淡,但是也很充实。”所以说,她很知足了。

  至于他为何像是有什么心事的样子,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呢?他该是很挫败吧,本以为将她赶出来,她会无法生活,毕竟自小不论她的境遇如何,身边也总是有人侍候着的,接触的也都是玉器之类光鲜亮丽的东西。

  他是不是很佩服她呢,她可没有让他看笑话啊。

  有些期待着他的反应,但顾思朝也只是淡淡点了点预,她不知道他点头的含意,但那动作让她没来由地不安起来。

  他转过头来,看着在自己家却显得格外拘谨的她,说:“雨小了。”

 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就这么沉默着,似乎十几年在一起的时光,并没为他们增添什么话题,等雨势逐渐减小,顾思朝去摸了摸半干的衣裳。

  还没干呀!庄绮雯想这样告诉他,但也只是想想而已,她看着他将衣服取下,回屋换好后出来,她已经等在门边。

  “要走了吗?”其实她已经知道答案。

  “嗯。”顾思朝朝她走来,她自动为他让开门前的路,想着,这样的机会再不会有第二次了,她一定要将他的样子看清,看清之后再将他忘得干干净净。
欢迎您访问狠狠撸小说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狠狠撸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狠狠撸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狠狠撸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狠狠撸小说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七季的作品<<狼君偏爱卿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狠狠撸小说首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