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七季 > 狼君偏爱卿 >  狼君偏爱卿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狼君偏爱卿目录  下一页

狼君偏爱卿  第18页    作者:七季

  原来,她是在为他留恋着,这并不温暖的一切。

  第8章(1)

  “哎呀!这是什么?”当所有东西都被丢得差不多时,于苗苗发出一声尖叫,从她的梳妆台抽屉里摸出了什么东西。

  她像是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,一边嚷嚷着一边跑了过来,把那东西献宝似地摆在顾思朝眼前,“爷,你看,这是什么呀!难怪我最近总觉得头疼胸闷!我得再去找找有没有针之类的东西!”庄绮雯一看那东西,面色也变了,但已经被顾思朝接了过去,她就是想抢也来不及了。

  那是一块用手臂粗的木头雕刻成的小人,小人有辫子还穿着罗裙,明显刻的是个女孩,于苗苗是将这当成扎小人的工具了。对于这点庄绮雯并不担心,一是顾思朝已经赶她出门了,她还在乎他怎么看她吗?二来她也知道他不会误会这个东西的来历,因为这个小木人根本就是他雕的,也正因为如此,她才更加不想让他看到被他当成是她用来给人下咒的工具,还比较让她自在呢!

  果然顾思朝将那只小木人放在手里看了看,然后发出了一声冷笑。

  “还留着这种东西做什么?以为我真的会娶你吗?”如果他的冷笑只是一个前兆,那么他的话,就真的戳中了庄绮雯心中最脆弱的那个部分。

  他偏偏也还记得,她越怕,他就越是要摧毁她最后一点尊严。

  小时候在她的纠缠下,他曾许下谎言,如果他送足她世间所有的动物,她就嫁给他,那时他再雕两个小人,一个她一个他;他从不雕人像的,所以那是木头世界独一无二的两个人,他们会和小动物们过着幸福的日子,没有任何人打扰的生活。

  她总在催促他雕更多的动物,但无论他雕多少都会被她娘拿去偷偷烧掉,她等不及凑齐所有动物了,就闹着他,让他提前雕出了她的小人。

  谁知道另一个他,她等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等到。

  如今这个彷佛代表着她愚蠢过去的小木人,被以这样不堪的形式翻了出来,对她来说简直是最后也是最重的一击。

  她强作镇定,稳住自己的心神说:“只是忘了丢掉罢了。”

  “是吗,那就一起带走吧。”他说着,顺手一撇,正把那小木人撇在了地上的棉被上。

  什么?他说的是一起带走,而不是一起丢掉?庄绮雯也不知顾思朝这么说是有意还是无意,但总觉得这话中有话。

  他,是在叫她把那个带走吗?明明是无关紧要的东西,一块木头而已……

  等能丢的都丢出来了,于苗苗也实在没找到针,失望地跟着田总管一起出来,三个人面对着庄绮雯,在等她的行动。

  庄绮雯知道此时院墙外面隔了十几双眼睛,正看着她被人扫地出门,但她不在意,她平静地望着这一地自己熟悉的东西,最后眼光还是落到了被子上的小木人。

  她弯腰将其捡起,看了眼顾思朝,见他并没什么反应,也许他的内心正在笑她,她无法猜测也不想去猜测。

  她是真的只想带走这个。

  “那些东西都不是我的,我不需要。”她对其他东西看也不看。

  “款?只带这个走吗?那能干什么呀!”于苗苗惊呼道。

  顾思朝沉眼看她,就在她要转身离开时,他叫住她,同时吩咐田总管,去把他书房柜子里的紫檀木盒子拿来。

  田总管应声大步离开,不一会就抱着一个正方形的小盒子走回来,在顾思朝的眼色下,将盒子交到庄绮雯手里,她觉得那盒子似乎有点眼熟,可又想不起来是在哪见过,打开一看,霎时傻眼。

  那盒子里装的全是些金银首饰,翡翠珠宝之类的东西,就算不说那些东西,光是那个盒子本身也是难得的上等品。

  顾思朝依旧用那种鄙夷的冰冷目光看着她,像打发要饭的一样说:“这些也都拿走,这是你娘当年留给你的嫁妆,我不想这里再看到任何庄家的东西。”

  “爷!”于苗苗几乎口齿不清了,先前的得意劲一扫而光,“爷怎么能把那么贵重的东西给她?就算是她娘留下的东西,但他们庄家毕竟亏欠爷的呀,他们的东西不就是你的,还需要讲什么情分吗?”顾思朝一个眼神过去,于苗苗随即闭嘴,但已经晚了。

  “你以后也不用再来了,这里不是你风月巷的后院。”

  “可是爷,我是……那个……”于苗苗双眼圆瞪,欲说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  顾思朝连个理由都没给她,甚至连看都不再看一眼于苗苗。

  这个冷酷的男人啊,在他的女人中,她是否算是比较不错的一个了呢?庄绮雯自嘲地想,起码在她转身离开时,他是那样深深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他的心中有谁,又没有谁?庄绮雯掂量不清这些事情,就如她掂量不清手中盒子的重量,什么嫁妆啊,连她都不记得有过这回事了。

  在离开顾思朝后,庄绮雯也没有接受董成的好意。

  理由是很可笑的,在得知庄绮雯离开了顾家后,董成大喜过望,说要照顾她,但最后话题竟扯到她爹被衙门抓起来前,藏起一箱金条的事情上,董成套间她金条的藏匿地点。

  先别说她听都没听过她家还有金条这件事,就算真的有成箱的金条,她爹被衙门抓走纯属突然事件,又怎么可能未卜先知地藏匿钱财?她觉得好笑,董成却当作是她对他仍不信任,不愿告诉他。

  这件事也是于苗苗透露给董成的,说是她从顾思朝那得知的,可信度自然一下子加大,庄绮雯总算明白丰乐程那时和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,她虽然觉得与董成的相识太过巧合,也并没往什么阴谋的方面想。

  如今看来,世上的事并不存在偶然,果然事情的发生,都是一种有因有果的必然。

  庄绮雯在城西租了间带院子的矮房,方便给她爹上坟,就这样先安置下来。

  起初她过不惯这样的生活,饭要自己做,衣服要自己洗,每天忙碌于生活的小细节倒是她觉得很新鲜,渐渐地她也与周围的邻居热络了起来,生活有了规律,有时空闲也会教邻居的小孩读书识字。

  这期间董成又找过她几次,她只当他是客,一旦知道了他的目的,不管他对她有多贴心多热情,她也再难对他回以同样的感情,而除了这位造访者外,她的小院子再也没来过别的客人。

  一场秋雨一场寒,这天庄绮雯连忙出了屋,赶紧将院子里晾晒的衣服收起,刚巧从外面经过的小豆子瞧见了,也跑进来帮忙她收。

  小豆子经常跑来她这问东问西,有着男孩子旺盛的求知欲,瞧见什么新鲜事也总是跑来先告诉她。

  两人收完衣服,庄绮雯把小豆子拉到屋檐下,确定他没有被雨淋得太严重。

  “绮雯姐姐,刚才我从城郊回来,经过那片墓地,你猜我看到什么了!”

  庄绮雯觉得好笑,“在墓地能看到什么,莫非是见了鬼不成?”

  “绮雯姐姐就会吓唬人!我去田里帮爹干活,每天都从那路过,怎么从来没见着过鬼?我是看到一个怪大叔,在跟墓碑说话!”

  “跟墓碑说话?人家是在悼念亡人吧,哪里奇怪了。”

  “悼念亡人干嘛非赶在下雨天?那大叔盘腿坐在地上对着墓碑念念有词的,远远看去还真的有点吓人呢!”小豆子又突然想到什么,“对了对了,这么说来绮雯姐姐的爹也是葬在那里的,就在那个男人坐的那个地方!”庄绮雯惊愣不已,头一阵刺疼。

  在她爹的坟墓附近?

  虽然她爹坟墓附近还有很多的坟,但她就是止不住自己那荒唐的想法。

  会不会是他呢?可是这种天气怎么会出现在墓园……她望望天,雨势越来越大,打在脸上阵阵发疼,空气中也透着寒气。

  庄绮雯沉了下心,转身进屋拿了把伞出来,先把小豆子送回家,再顶着雨向着城门走去。

  出了城又花了些工夫才到墓园,庄绮雯的裙边全湿了,拿着伞的手臂也很酸,她觉得自己这样真是蠢透了,说到底那个人是谁,又关她什么事?
欢迎您访问狠狠撸小说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狠狠撸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狠狠撸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狠狠撸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狠狠撸小说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七季的作品<<狼君偏爱卿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狠狠撸小说首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