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绿风筝 > 不准退货老公 >  不准退货老公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不准退货老公目录  下一页

不准退货老公  第9页    作者:绿风筝

  尽管思绪浑沌,出于一种保护自我的本能,黑眸不忘在第一时间敏锐的扫向四周环境——

  越看越熟悉,很像……很像他在柏家大宅的房间。

  柏家大宅?!

  他怎么会跑回柏家大宅了?他不是还躺在医院病床上,身上插满管子不,他死了,他看见自己因为急救无效,最后死了。

  可倘若他真的死了,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?

  第一时间低头看自己的身体,左手右手反复互摸,为求谨慎,他还举手往床头的墙面狠槌了一下——

  “嘶……该死!”强烈的疼痛逼得他冷静尽失的连声低咒。

  不是透明的,身体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,别说是管子,他浑身上下连半点伤痕都没有,他不只能碰触自己,也能碰触到身体以外的事物,槌打墙壁的时候该有的痛觉扎实的丁点不少,完全不像之前在医院病房,只能惊悚的看着自己的拳头整个没入墙壁,又从墙壁里被拉出……

  所以,他没死,他的灵魂回到他的身体里了?!

  一股强烈的惊喜刚自胸口拂掠而过,下一秒,就被无解的满腹困惑取而代之。

 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就算出窍的灵魂重新回归肉体,就算他最后并没有死,他也应该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,怎么反而回到柏家大宅?更别说身上不见半点伤痕……对了,为什么没看见容以恩?也许,她能够清楚的告诉他一切的来龙去脉。

  正要下床寻人,门外恰巧响起敲门声,柏慕克不假思索的开口应声,“进来。”

  原以为敲门的是容以恩,没想到目光扫向开傲的房门——

  “秀姨?!”

  柏慕克讶异的看着眼前这位打从年轻就在柏家工作的管家阿姨。

  有好长一段时间,他的生活起居确实都是秀姨在处理,与其说她是管家阿姨,倒不如说她是他另一个母亲。可随着爷爷奶奶年纪渐大,健康大不如前,这些年秀姨光是守在两个老人家身边贴身照料就已经分身乏术,根本无暇打点他的生活起居。

  再者,他已经结婚了,柏家的家风是很传统的,即使家里有仆佣数十,可打理丈夫身旁琐事仍是妻子责无旁贷的义务与责任,不得假他人之手,几十年来,奶奶、母亲都是这样扮演着自己的角色,容以恩不可能例外,是以看见秀姨出现在自己的卧房里,柏慕克才会如此意外。

  正要开口询问妻子的行踪,额际的痛楚极度不配合的袭来,逼得柏慕克不得不重捏额际,藉以分散恼人的疼痛。

  “就知道少爷醒来肯定头疼,老夫人一早就催着我做些解宿醉的热汤给少爷喝了醒酒。对了,老爷子要我提醒少爷,客人一会就到,记得喝过汤后去梳洗一下,精神会好些……”年过半百的秀姨像个母亲似的笑咪咪的对他叮咛。

  抱着额际的手猛然顿住,“……我昨晚喝酒了?”

  “是呀,还喝得醉醺醺的被送回来。”

  柏慕克微微瞄准起眉,任他怎么绞尽脑汁思索,也想不起被送回来的那段记忆。

  “是谁送我回来的?”

  “金秘书。”

  柏慕克两眼盯着秀姨……不,秀姨不会骗他,更不会错认跟在自己身边许多年的金秘书,但这根本不合逻辑!他的魂魄明明清楚看见自己躺在医院病床上昏迷不醒,怎么睁开眼睛醒过来,秀姨却轻描淡写的说他是去应酬喝酒,口气平静得好像那场几乎夺走他性命的车祸根本不曾存在似的。

  柏慕克忍不住敲敲脑袋,发现自己的记忆未免落拍落得太厉害,完全无法将那个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自己,和此刻宿醉头痛的自己串联在一起,缺损的记忆仿佛被吸入黑洞教他遍寻不着,内心更是焦躁不安。

  按擦不住对真相的渴求,他试探性的问:“秀姨,我真的只是喝醉,而不是发生什么意外去了趟医院?”

  “呸呸呸,少爷说啥不吉利的话呢,好端端的人说什么医院不医院?真的是醉得太离谱了。金秘书也真是的,竟由着少爷喝得烂醉,不象话。”向来最是忌讳这些事的秀姨当场就是一阵数落。

  一时语塞,“……可能是作梦了,别管我,就当我胡言乱语。”不想秀姨念得他耳朵长茧,柏慕克赶紧捏造个说词搪塞过去,可使在心口的困惑却不曾消失。

  “肯定是作梦了,而且作的还是糊涂梦。”秀姨摇摇头,没好气的说,把手中的那碗热汤送到他面前,“来,快喝,喝了头就不会那么疼了,也不会乱乱梦。”

  柏慕克接过汤碗,分着几口喝完,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热汤太神奇,头似乎真没刚醒来时那么疼了,可惜这汤解得了他的头疼,却解不开他心里的疑惑。

  趁着柏慕克喝汤的时候,秀姨又叨念了几句,“少爷什么都好,就是酒量不好,就算是应酬,以后还是节制些。”接过他递还的汤碗,“好了,去洗个澡换身衣服,可别客人都到了少爷还没出现,那就失礼了。”

  “到底是什么客人要来?”柏慕克揉揉太阳穴间。

  “是以恩小姐和她的家人。老爷子请容家的人今天到大宅来作客,想说在你跟容小姐举行婚礼之前,跟未来的亲家多相处,好对彼此更熟悉些。”

  停下揉弄额际的动作——

  以恩小姐?

  举行婚礼之前?!

  等等,现在喝醉的人到底是谁,怎么秀姨说话这么颠三倒四的,他和容以恩结婚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,两个双胞胎儿子也都已经会走路了,难不成,他还能穿越时空回到过去?

  下一秒,柏慕克思绪顿了顿——

  穿越时空?!

  目光本能的扫向手掌,愕然发现,那枚打从结婚后就不曾取下的婚戒,居然不在他的手指上。

  他猛地抬头看向秀姨,尽管心里说了一百次不可能,却还是忍不住强作镇定的对秀姨问:“秀姨,今年是几年?”

  秀姨啼笑皆非的望着柏慕克,“少爷现在是在故意考我吗?秀姨是年纪大了些,但还不至于连今年是二〇一0年都不知道。”

  二〇一0年?!

  柏慕克黑眸圆瞠,过去总是冷酷得把周身的人泠得受不了的他,第一次这么强烈感觉到一股森冷从脚底板窜上来,整个人被冻得老半天都说不出话来……

  不、不会吧,他真的穿越了……真的从二〇一二年穿越时空,回到两年前?!天啊,这怎么可能!柏慕克简直不敢相信。

  “别发楞,快去梳洗梳洗吧。”秀姨转身准备离开。

  “先别走——”连忙喊住正要离去的秀姨,“秀姨,我问你,我和以恩的婚礼订在什么时候?”口吻急切。

  “婚礼订在下个周日,所以还有一个礼拜的时间。怎么了,少爷该不会连一个礼拜都不能等,迫不及待想把容小姐娶回家吧?”浑然不察某人此刻的震撼,秀姨难得幽默的调侃了柏慕克。

  “我——”张口,下一秒,索性闭嘴。

  罢了,总不能大刺刺的对秀姨说,他是从二〇一二年穿越时空回来的人,说了不被秀姨当成神经病才怪!真相说不出口,柏慕克只好苦笑回应秀姨的揶揄。

  看着大家口中那个性情薄泠的柏慕克,居然也有哑口无言的时候,秀姨好得意,有岁月痕迹的圆脸蛋笑咪咪的。

  “好快,还记得少爷牙牙学语的时候,没想到一转眼都要娶老婆了,时间真是过得好快……”捧着空碗,她边说边笑的走出房间。

  几乎是秀姨一离开,柏慕克的冷静便彻底宣告破功,一古脑儿的从床上跳了下来,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在房里踅来走去,脸上不复以往的从容镇定……

  天啊,居然会穿越时空,这么离奇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他身上?!

  那天在医院,他还是什么都碰触不到的一缕魂魄——不,他不是什么都碰触不到,他接到了眼泪,他接到了以恩的眼泪!

  可就在接到眼泪的下一秒,他的情况急转直下,急救无效,他死了。
欢迎您访问狠狠撸小说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狠狠撸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狠狠撸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狠狠撸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狠狠撸小说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绿风筝的作品<<不准退货老公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狠狠撸小说首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