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衣沅 > 我依然记得怎么说爱你(下) >  我依然记得怎么说爱你(下)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我依然记得怎么说爱你(下)目录  下一页

我依然记得怎么说爱你(下)  第6页    作者:衣沅

  「昏迷?」汪羽璇激动地拉住母亲的衣服。「我亲眼看见他滚下去的!那山谷好深好深,他一定死了!呜……他死了……」

  「他没有掉下去,你别乱想!」汪母捧住女儿的脸,清清楚楚告诉她。「车赫凡没有掉下去  他的头撞到石块,最後弹落到树丛里。他们救起他的时候他脑部严重撞伤,现在经过急救已经没有生命危险,只等他颅内伤势好转就没事了!或许需要一点时间,但我认为他一定会好起来。」

  「妈,你说的是真的?赫凡没掉下去,只是昏迷?」

  「是,但他受了伤,需要时间复原。」汪母心疼地抚著女儿的脸庞,鼓励道……「他冒著生命危险救了你,你要赶快好起来才能照顾他、报答他啊,乖,现在赶快躺好,等下医生会再来替你彻底检查一次,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可以回家了。」

  汪母扶著女儿躺下,并为她仔细盖好被子。

  这时,病房外又响起凄厉叫喊。

  「你给我听著,姓汪的娼妇!你以为躲在里面就没事了吗?我们车家不会放过你的,你等著瞧!我们赫凡怎麽会这麽倒楣啊,惹到你这个铁扫把!你这个贱货,看我怎麽修理你!」

  「妈……是谁在叫?」汪羽璇闭上眼,虚弱问道:「是车赫凡的妈妈吗?」

  「不是,是他爸爸的大老婆。」汪母莫可奈何摇头。「车赫凡的母亲惊吓过度也晕倒住院了。她发疯似地鬼叫鬼嚷,也不想想这里是医院,不是她家,真不懂那女人在发什麽神经?明明不是她生的儿子,来凑什麽热闹?八成是想演给车金祺看的……造孽啊,花心的男人……」

  汪羽璇沉痛闭上眼,此时她无暇评论车家的家务事,她觉得好累,好想好好睡一觉,醒来後什麽都没发生。

  她多麽希望——那些惊心动魄,只是恶梦一场。

  *

  三天後,神色憔悴的金毓贤单枪匹马找到汪家来。

  「这是二十万美金,请汪太太笑纳。」

  「车太——不,金小姐你这是什麽意思?」汪母看著她放在茶几上的支票,惊讶又不解。

  「不好意思,我……我没有别的选择,希望汪太太成全。」金毓贤低头哭泣,不时拿著手帕拭泪。「赫凡发生这样的事,把我吓掉半条命,他爸爸更是气到差点中风,为了我没阻止他上山这件事对我很有意见。还有车夫人她……更利用这件事制造事端,我实在被逼到没办法了,我的压力好大……」

  「你们车家的豪门恩怨,关我们什麽事?」汪母气愤地打断她的话。

  汪母约莫了解金毓贤口中的「没办法」是什麽意思,虽然从她的一番话里实在听不懂她到底想怎样。

  「对不起,我知道我要求过分了。」金毓贤把那张支票拿起来,慎重交到汪母手中。「这是我能力范围内最大的诚意,我希望你能带著女儿离开赫凡,至少让他痊愈之後找不到你们……求求你,我只有这个儿子,他遇到这样的劫数,只有你们能救他……」

  「凭什么?你凭什麽要我搬家?」汪母气忿咆哮。「脚长在你儿子身上,他要来找我女儿谁挡得了他?你是他的妈,有本事你阻止他啊!没道理反倒要求我们搬家,这什麽世界嘛!」

  「汪太太!」扑通一声,穿著高级套装的金毓贤跪在汪母面前,哭泣哀求。「算我求你,我知道你一定忿恨不平,一定也在耻笑我是个没用的软弱女人……可是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赫凡!现在车金祺夫妇已经对他很不满了,就算赫凡好起来,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愿意让他接掌『东兆』……」

  「唉,金小姐你快起来吧!我担待不起。」汪母真是没想到豪门这麽复杂。「你家里的事,我不便过问。你我都是做妈的,都是为了孩子好。如果你儿子懂事,他会听你的,犯不著牺牲我们啊!」

  「汪太太,我生的儿子我很了解,赫凡是个死心眼的孩子,他认定的东西就不会放手。我……我不能眼睁睁看他为了儿女感情,而放掉大好前程。」

  「这……」汪母很为难,她不认为她们母女需要为了不相干的车赫凡,改变已经安稳的生活。

  「汪太太,你也知道『商人重利轻别离』,车金祺现在只留赫凡这个儿子在身边,赫凡聪明又能干,我相信他的能力足以统领东兆,偏偏有人不让他好过。

  车夫人是怎样的角色你也不是不知道,她的儿子没望,才勉为其难认了赫凡,现在赫凡出事,她更可藉机怂恿车金祺去外面找个儿子……同是女人,你可以站在我的立场,体谅我的心情吗?请你可怜我这个没用、只能攀附儿子活下去的女人,给我一条生路好吗?汪太太,我求你…」

  「金小姐,你、你这根本是在为难我嘛!」汪母慌了,她真不知道该怎麽打发这泪眼汪汪的可怜女人。

  「妈,你就答应金阿姨吧。」本来在房间里休息的汪羽璇走出来,清清楚楚对母亲说:「你不是一直希望我去找杜叔叔吗?不如我就去美国找杜叔叔吧。」

  「羽璇,你真是个好孩子!」金毓贤感动地抱著汪羽璇,感激涕零道:「金阿姨第一次看到你,就知道你是个善解人意的乖女孩,老天爷一定不会亏待你,一定会给你个好夫婿的!」

  看到这景象,汪母除了摇头叹息,也没别的话好说了。

  山难後不到十天,汪羽璇尚未从这场惊天动地的灾难里恢复过来,就在母亲及美国的杜叔叔安排下飞抵纽约,开始全新的生活。

  没有朋友、没有亲人,她刻意孤立自己,坚持不与杜叔叔同住,而选择住在学校宿舍里。

  她让自己像个设定好的机器人般规律上课、下课、吃饭、睡觉,强迫自己完全融入当地的人际与生活圈,完全不讲、不听、不看中文,也不接触任何来自台湾的讯息。

  如此她才能彻底埋葬过去,将与车赫凡的那段记忆重重上锁,永远不再想起。

  对汪羽璇而言,在自我放逐的异乡生活里,唯一一扇向著蓝天,可以供给她心灵阳光的窗口,只有在日本留学的昔日姐妹淘——奚心瑷。

  每隔一段时间,她都会收到奚心瑷从日本寄来的可爱小东西,或者她也会拍些实习作品,把一些很搞怪的发型和化妆拍成照片给她笑一笑。

  汪羽璇把所有的苦闷、忿懑都化为写给奚心瑷的文字,随著信件漂洋过海到日本,把沉痛的过往葬送在海洋中,换来心灵的平静。

  从飞离台湾那天开始,汪羽璇心里很清楚,她和车赫凡就像汪洋大海中偶然交会的船只,擦身而过之後各有各的方向,只有渐行渐远,不可能再有相会的时候。

  几乎算是被迫离开台湾的汪羽璇,在美国的生活也渐入佳境,她一度以为以後的人生都会在美国度过,既然她对台湾已无眷恋,不回头也理所当然。

  第3章(2)

  「羽璇,你真的甘心让车赫凡永远不知道,在他生命里曾有你存在过?甘心让车赫凡像个傀儡一样任人摆布?你们之间,难道真要这样子不明不白算了?他是一个人,不是一条狗!他们没有资格剥夺他选择的自由!」

  宋传伟坐在学校的如茵绿地上,以平静的语气说著汪羽璇听不懂的话语。

  他在台湾完成大学学业,因为拥有外国国籍可以不必服兵役,而为了打探到汪羽璇确实落脚的学校,宋传伟费了好大一番力气,经由各地台湾同学会,才得知她在离纽约市还有大半天车程的知名大学商学院就读。

  汪羽璇下了课,才走出教室便看见站在草坪上微笑的他,结实吓了好大一跳,没料宋传伟的话更叫她困惑惊讶。

  「你的话是什麽意思,我怎麽一点都听不懂?」汪羽璇不解的看著他。「你突然跑到我学校来,就为了跟我玩猜谜游戏?你可不可以说清楚点,车赫凡怎麽了?他不是痊愈了吗?」
欢迎您访问狠狠撸小说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狠狠撸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狠狠撸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狠狠撸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狠狠撸小说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衣沅的作品<<我依然记得怎么说爱你(下)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狠狠撸小说首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