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童遥 > 玉面修罗恋逆妃 >  玉面修罗恋逆妃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玉面修罗恋逆妃目录  下一页

玉面修罗恋逆妃  第14页    作者:童遥

  但……突然间有谁握住了她的手,将关心的暖意传递到她心里,低沉的嗓音淡淡地笑她傻,说着要她再等等、说着他会让她如愿。

  梦里的黑雾让她瞧不清那人的长相,更想不起那听来熟悉,低沉却又令人安心的嗓音是属于谁。只知道自己莫名地被安抚,始终压抑在心底的那份孤单无助顿时被抹平,让她安心的缓缓飘落,睡了多年来最安稳的一觉。

  「身子还不适吗?怎么净瞧着朕发怔呢。」暖嗓低语,严炽书似笑非笑地开口。

  他的话像是一语惊醒梦中人,被唤回心神的慕容妍慌急地想将手抽回,无奈他没放手的打算,还拢握得紧,让她不免有些心慌意乱,「皇、皇上,妾身已无大碍,方才是一时闪神了,请皇上恕罪。」

  「爱妃所言差矣,你何罪之有呢?何况,朕喜欢你这么看着朕。」唇角轻扬,严炽书眉眼间泛着笑意,一个转身便牵着她朝殿外走去,「病了几天闷坏了吧,陪朕到御花园走走。」

  第5章(1)

  「将军。」第五次轻易地将了慕容妍一军,严炽书正色开口,「爱妃这棋艺跟谁学的?能糟成这样也算不容易。」威仪十足的眉眼间净是嘲弄笑意。

  「妾身出自东胡,棋艺不精也算正常,何况是皇上您坚持要同妾身弈棋的。」蛾眉拢蹙,樱唇微微噘嘟,慕容妍语带娇嗔的回话,面上却是掩不住屡败下阵来的不甘。

  「这么说来,是朕不对啰。」闻言,严炽书忍不住低笑出声,长指轻佻地勾起慕容妍圆润的下颔,拇指还朝她挺翘的鼻头逗抹了下。

  「妾身不是这意思,皇上这么说可是折煞妾身了。」话回得有礼,可慕容妍心里却是恼极了。

  这男人除了召她献舞,在大宴小宴上要她陪同外,这阵子更是时不时上华颜殿找她品茗对弈,兴致一来还会带着她到皇城后方那片狩猎场驭马。

  虽说经过前阵子珠美人那事,后宫现在安分的没人敢使争宠的心眼,可拜他的招摇之赐,她就是再不想承认,也已经成了全后宫中最叫人眼红的宠妃了。

  话说回来,能够受宠对于一心想弑君的她来说是件好事,可在入宫不久便大胆以暗器行刺的几回交手过后,慕容妍便看清了这男人不易对付的身手,也因此后来这段时日她不再莽撞行事,反而安安分分地当个听话的嫔妃,然后暗自思量着如何更深得龙心,好利用蒙受召寝之际出其不意下手。

  偏偏面对男人那似是有情又若似无情的调戏,慕容妍总有些招架不住,只能借斟茶之势偏过头,「既然妾身的棋艺让皇上觉得不开心,那妾身给皇上弹首曲吧。」

  轻轻颔首,严炽书端起茶香四溢的杯盏,任由慕容妍走向琴座忙碌,心想她实在错得离谱,他半点不开心都没有,反而很享受逗她的乐趣呢。不过向来不喜形于色的他也不介意她的错认就是了。

  随着撩弄筝弦的柔音响起,严炽书心神也随之荡漾,鹰眸微敛的望着神情专注的慕容妍。

  比起婉容或平曦,她的琴艺着实称不上好,可她的琴音却意外地叫他感到顺耳,以一个生于东胡长于东胡的女子来说,她琴棋书画这四艺皆学得颇有水准,那精湛的舞艺更是出乎意料的让他移不开目光。

  然而,这一切却都只为了杀他……

  即便是他亲手将她送回东胡,可真正想凌辱她,掐着她的罩门胁逼她的毕竟不是他,那她到底为什么这般恨他,恨得非要置他于死地?

  一思及此,严炽书瞳眸微眯,阵阵涌上的心潮让他有些焦躁,忍不住侧首朝圆子吩咐道:「去,将朕埋在东宫的那几坛龙生子取来。」

  几首曲子弹罢,慕容妍在严炽书热络又带些激将的邀语中,饮下了他口中的中原烈酒——龙生子。

  浓烈却不辣喉的温润口感,甘醇馥郁的陈年酒香,让慕容妍情不自禁地一杯接着一杯,这才不过半个时辰多一些,她便脸蛋酡红的软倚在严炽书怀里,醉意迷蒙地觑睇着他,醺醺然开口:「你说这龙生子是为了庆贺你的出世而酿,那你阿爹一定很疼你,才会……嗝!才会给你酿了这么好的酒。」

  还说酒量不差,这才喝了半坛便醉得连该有的敬称都给忘了,说不准连眼前的他是谁,她都弄不清了。

  摇头轻笑,严炽书挪了挪坐姿,好让她舒适地躺在他腿上,「不。他一点都不疼我,他在意的只有权势。」

  「权势呀……那的确是很迷人的东西。」低低轻喟,慕容妍抬起手臂往矮几上一阵瞎摸,直到严炽书将酒盏凑抵到她唇边,如愿地又喝了杯酒后才自言自语般地开口,「要是我阿爹阿娘也有权有势,我也不用落得今天这步田地了……」

  一开始就打着灌醉慕容妍,款试会否让她酒后吐真言的严炽书一听到她自个儿起头,便顺水推舟的接着开口,「你爹娘怎么了吗?」

  彷佛带着几分关怀的问句让慕容妍脸蛋一垮,几近哽咽的开口,「我阿爹阿娘啊……被汗王囚押在东胡……」

  「嘘,别哭。」见她眼圈泛红,晶莹的泪珠几欲夺眶,严炽书连忙出声低哄,安抚地拍着她的纤肩,「所以是汗王胁你爹娘,逼你来到中原的,是吗?」

  许是肩上轻拍的力道太让人安心,又或是醉意迷乱了思绪,慕容妍吸了吸鼻子,抑下心头的酸楚,低低开口,「不,是我自己说要来的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将自己饮过的酒盏抵至慕容妍唇边,对于她不是被迫,而是主动成为献女这点,严炽书感到有些意外。

  「这龙生子果真好酒,真让人欲罢不能。」酒液滑过喉头,醉意更盛的慕容研忍不住笑了,笑得酣然又傻气。

  「又哭又笑,也不怕人笑话。」忍俊不住地朝她颊上轻拧了下,严炽书曲指拭着由她唇际滑至下颔的酒液,提醒似地开口,「你还没说自己主动成为献女的原因呢。」

  「因为我要复仇!我要杀了那男人!」虽然浑身无骨似地软瘫在严炽书腿上,可慕容妍的语气却坚定无比,连声调都不自禁地扬高了些。

  「为什么?那男人又是谁?」虽然猜得出她口中的男人指的便是自己,对她想复仇的想法也臆测得到几分,可严炽书还是想听她亲口说。

  「你怎么那么多的为什么!」鼻心一皱,慕容妍有些恼的娇嚷了声,头一撇便往那泛着热度的结实腹部钻蹭,「不答了不答了,唔……头好疼。」

  「好好好,朕不问就是了,你别再乱动了。」饶是向来沉稳自持,但被慕容妍这娇嗔的一钻一蹭,严炽书也不免下腹一阵抽紧。

  可一听到她喊疼,未曾对任何人动过的心房却又不由自主的也跟着疼,「头疼吗?朕帮你揉揉。」严炽书伸出手想将慕容妍埋在他腹部的脸蛋转正,好帮她揉揉额心,散散酒气,她却怎么也不肯配合。

  看着她傲骄的耍起小倔性,严炽书仅是低低笑叹了声,大掌撩开她覆颈的青丝,长指力道适中地揉按着她颈部几处穴道。「都说了龙生子性烈,你偏不信,饮得又急又快,这会知道难受了吧。」

  轻劲揉了一会儿,始终没得到怀中人儿的应声,严炽书以为她醉睡了,正想抱起她时,像是低低啜泣的嗓音闷闷地传了出来,「那男人好无情好残忍……我拧着心咬着牙地顺了阿爹阿娘的意,生离死别的拜别了他们,好不容易逃到了西塞关,结果那男人却将我当礼,送回了东胡……」

  「你知道吗?那男人心硬得好狠绝,无论我怎么哭肿了眼、怎么使劲地咬他,他仍是无动于衷的策马前行,他如愿地让乌图暂时休兵了,那我呢?我是生生被送到了狼嘴边呀!」想起当时的无助,慕容妍再忍抑不住,嘤嘤地哭了出来。

  腹部泛开的温润湿意、腰际被紧揪的袍带'怀中频频泣颤的娇躯,伴随着慕容妍如泣如诉的悲切字句传来,让严炽书心也跟着揪紧。
欢迎您访问狠狠撸小说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狠狠撸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狠狠撸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狠狠撸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狠狠撸小说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童遥的作品<<玉面修罗恋逆妃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狠狠撸小说首页!